Midnight, 03/30/2020

明天还有课,此刻的我应该在睡觉的,但是我没睡着。起来抽烟。

突然通知必须要写完书稿。于是昨天傍晚开始肝,肝到快 12 点大概肝了 5000 字。想到当时写博士论文,半夜写不下去,半夜去未名湖跑圈。有人生科的人刚做完实验回寝室,风尘仆仆披星戴月的。我想那是最有力量的状态吧。我也曾像他们一样胸怀梦想。

有点怀念那个版本的自己。

当然睡不着也是有心事。

虽然从理智上我完全能明白每个人只能陪伴别人走一段人生路而已。但真的到了「告别式」的最终段,还是会难过。为每一个深爱过的人,以及曾经相互靠近过的彼此,感到难过。

人生可能并没有我们以为的那么长。也无法真的坦然做到潇洒的挥手作别。

对于你放弃我这件事,仍旧无法释怀。

“Midnight, 03/30/2020”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