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归路。

今天的流水账也可以记录一下。

w 博士回京了,晚上约了个饭。出门前看了下天气在滴小雨,我突然好想听范晓萱的 Rain,于是充了 QQ 音乐会员,然后开车的时候一直听。

听音乐还是会让人感性,从当下「稠密」的状态冲抽身出来。

不过让我震惊的是,基于目前的各种形势,他竟然会开始担心如果手头的这篇论文他署名的话,会否对他造成一些不好的影响。关于这点我从未想过。也是他确实进入了新的生命周期,干扰他的因素发生了变化。但,终究而言,这几年在国家和国际层面尤其是政治形势的变化,开始降临到每个人的身上在产生作用。作为微小的个体,我们其实都对这样的「作用力」无法抗拒。很难想象十八岁就可以跟父母出柜、在清华校园里跟很多同学出柜的他,今天会因为一篇略微有点敏感的学术论文而感到「危险」。这又应了那句话,政治何曾与谁无关,谁都不能独善其身。

苍天何曾饶过谁。

晚上回来有点感性,开始在 B 站听歌。当然是王菲。《如风》里唱:有一个人,曾让我知道,寄生于世界,原是那么好。

我当然会开始思念听王菲的时候喜欢过的男孩子和那时候的青涩的爱情。包括最刻骨铭心的三段喜欢都跟王菲有关,王菲记录了我的青春。但我听到这句的时候一方面非常感动,但随即,又觉得失落。失落在于,我终究事实上没有找到一个人、一段关系让我感到生于这个世界的好,忽而又想到,是从何时开始,我不曾寄希望于找到谁来得到拯救、寻到生命的意义,让他人做自己人生的支点。大约也是同样的转变中,我早就开始了寻找自身存在、存续人生的意义了,以自己为自己的支点了。但从物理学的角度,以自己为支点,能撬动自己嘛?我保持怀疑。

但靠别人来做支点这件事,可能比物理学上的不可能还不靠谱。别人还没明白自己的意义呢,如何做你的支点。

幸,抑或不幸。

上一次跟 w 博士语音聊天,他说,大约也是在冥冥间,我早就开始了新的人生旅程的探索,只是我当时不曾意识到罢了。然而就在不断的倔强不回头的往前走的过程里,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没有了那种说「既然是不归路,那我就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的豪情壮志了。只好借用苏东坡的句子: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在这个雨夜,也是应景了。

“不归路。”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