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dnight, 05/06/2020

本来最近都在肝论文,因为 ddl 真的压死人。但是每天大概也就能写 500 – 1000 字。还好这次跑数据都是 w 博士在帮忙跑,应该会 coauthor,如果能联名发表也算是我们多年友情的见证啦。他帮我跑数据减轻了不少压力,但他还没回京,导致很多进度没法 sync,也有一点问题。

傍晚因为连续了几个小时有点头痛,躺在床上叹气,突然接到通知说 workshop 延期一个月,这样就多了一个月写作。真是毫不夸张马上就放松下来了。本来还打算继续肝 500 字,就没法继续下去了。以为今晚能睡个好觉了,结果还是没睡着,爬起来写这些字。

接下来两个月目测都会非常忙。一个本子,一篇论文,还有一个长摘要要写。顺利的话,还想在手中的论文写完后,把长摘要的论文也写完。

写论文容易陷入焦虑。但确实会陷入较为深入的思考,也能逼自己进入较为系统的思考模式。但坏处就是我就会睡不着。几乎是整夜睡不着。很糟糕。

昨天去城里和朋友吃饭,主要是因为朋友 H 的母亲去世了。事实上她母亲癌症已经两年了。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变成没有母亲的人,还是让人难过的。

一起的师妹的父亲也去世了。很可怕吧。三十来岁,大家都在面临最亲密的父母亲的生离死别。

但我们都几乎不提 H 母亲去世的事情。就说啊说,也不小心就说了三四个小时。

包了一个白色的信封,塞了一点钱。

后来的话题竟然是要买什么保险。她们俩都买了挺贵的保险。

我想了下还是不买了,得了重病就默默死去吧。这个世界我也来过了,非常努力的活过了。就这样吧。

接下来的时间,努力把想要完成的都做完吧。

要是写论文和写日志一样轻松容易就好了。唉。

“Midnight, 05/06/2020”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