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dnight, 04/05/2020

喘着气,一只眼一支烟的怼,终于把字数凑齐了。字数凑齐还有一堆的表格需要填。还要找好多评审。这个要更累人一点。当然最折磨人的是每天都觉得自己是个大傻逼这件事真的太烦人了。

昨天和 v 一起去爬山了。聊了很多天。当然聊天这种事情,表面上是在深入的了解对方,实则是在通过对方来理解自己,尤其对方在很长时间内都被自己视为「镜子」。但是深入聊天这种事情是很可怕的,因为你发现从你们没有再集中的、深入的渗透入对方的人生之后,你再怎么视对方为知己,你们也早已经在人生海海的洋流里分道扬镳、渐行渐远了。之后的价值观,你和后来认识的人又一起走了很远很远,而曾经的那个你以为最理解你的人,已经是陌生人了。

但是我最近几天没有太多精力和情感来记录这件事。我也需要沉淀一下。当然目前最重要的还是我要完成很多的表格。我还有课要上,上课的时候我要假装自己乐观积极、无所不知、无坚不摧,也很累。

人到我这个年纪,很多事情以前以为想清楚了,事实上还没有;但是人生啊,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这样匍匐向前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