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驾山西河北高速公路出口简要记录。

在不到一周的旅行及(顺便)探亲期间,经历了多个城市。这次史无前例的自驾回乡,主要原因是出京较麻烦:一方面是出入京的政策较严格,另一方面还需要和单位申请报备等,因而非常珍惜此次出京的机会。大致的路线是去程线路为北线,即先前往大同,后南下回并;回程则走路过石家庄回京。约一周的时间内走的路线大致如下:

Day 1:山西大同(云冈石窟)。

Day 2:朔州(应县木塔)、忻州(五台山)。

Day 3:忻州(五台县佛光寺)、太原。

Day 4:晋中(灵石资寿寺、王家大院;平遥双林寺、平遥电影展)。

Day 5:太原(晋祠)。

Day 6:河北(石家庄正定隆兴寺)、入京。

借着通信行程卡、ETC短信等信息,大致将各关口遇到的入城市的经历记录一下。

大同:高速西河河站

西河河高速站应为从北京、张家口等城市入晋的唯一关口,因而防疫检验比较严格。如果遇到非本地车牌车辆,会被拦截,询问来自地市区等信息。当时北京市朝阳区有新发病例,如果我来自朝阳区,则可能大概率直接从高速公路被遣返(确实有车辆直接被遣返,但我没看清楚车牌信息)。确认非来自中高风险区域之后,工作人员会发放一张单据。在这里还会第一次使用支付宝来获取山西健康宝绿码。接下来先前往一个棚子内登记身份证、车辆等信息,然后强制做核酸检验。

做核酸的过程让我惊掉了下巴,因为外地车辆并不是很多,但过程非常慢。原因是工作人员输入身份证信息时既不能直接刷身份证,也不能拍照,工作人员是通过手动录入手机的方式来获取身份证信息的。当时那个女生工作态度的实在太认真,我想她一定是对她的工作有相当的信仰,工作强度非常大,感觉并无摸鱼的可能。之后是做核酸,做完之后,录入的工作人员再确认身份信息,并在单据签字。后将单据交给公安人员,即可放行。整个过程历时约耗时半小时左右。

在云冈石窟景区,需要使用身份证才能购票,可以直接刷身份证,所以我觉得高速站口不能刷身份证或拍照来图像识别应为个例,有山西健康码绿码即可进入。

第二天时,前一天的核酸结果已出,但我的北京的生存惯性还在,就在酒店旁边做了核酸才离开。之后就有点忘记这件事了,导致后续出行略不便,之后再表。

在大同的时候还去了酒店附近的酒吧喝酒。刚去时看到他们依旧灯红酒绿地在过一种似乎没被打扰的「正常」生活,有点羡慕。之后不小心听到了隔壁桌的聊天内容,觉得我要是回到老家也是要无尽的过这种「关系」中应酬的生活,又唏嘘不已。

从西河河站驶向云冈石窟的路上,看到了另一种景象的大同,非常像 2000 年之前太原郊区的样子,可能也是贾樟柯《任逍遥》里大同的样子,破败、萧条、落后。可惜我的 go pro 没电了,没拍到。离开时再拍,不再路过那个收费站,也没路过那条路,只有现代化的缺乏个性的城市模样。

朔州:应县西站

应县西站需要查看山西健康码绿码及核酸信息,后又看了行程卡。我虽是京牌,但对方通过行程卡等已经看出我已经从大同入晋,因而不再查看,后追问去哪里,答应县木塔,遂放行。

五台山:耿镇站

从应县到五台山时,因为完全跟着导航走,导航又根据我开的是电动车选择了省里程模式,因而我没有走高速,反而走了省道,一直在盘山。事实证明这是一个错误的选择,盘山路实在太险,开得我一直头冒冷汗,但也收获了绝美的风景。

未走高速,因此也没有查验环节。只在进山时查看山西健康码,这个环节更重要的是收取「进山费」,价格 135 元。

第二天在五台山景区站驶入高速,在耿镇站驶出,去往佛光寺。佛光寺绝美。虽然路途遥远,但看到佛光寺时又觉得一切值得了。

耿镇站的检查也比较简单,需瞎扯,查看山西健康码及核酸之后,再进行手动登记身份证、来源地等信息,那个手写字的工作人员写字极漂亮。确认无误又检查车内人数,最后询问去往何方。

太原:山西长风站

长风站看起来有比较完整的检查设备,需要检验的车辆需要驶入一个封闭区域进行查验,封闭区内有若干白房子。但不知为何,我的车辆驶出 ETC 的时候直接抬杆了,我不放心还特意停下来问警察,他说让你走你就走,我用太原话回应,赶紧回家。但看到检查区挺多车和人员在排队,当时已经晚上十点左右。

驶出北京以来,第一次感觉到未被「为难」。

晋中:灵石站

可以感觉到山西南部的防疫比北部要严格。看到是京牌车辆之后,让我下车接受检查、登记,检查的主要也是健康码、行程码,但未作耽搁,很快放行。

晋中:平遥站

可能是因为比较出名的景区,平遥站是继大同入晋之后最严格的一站,体验也最差的。除了要下车接受各种登记、查验之外,还需要签署承诺书,之后还需要按手印。我前面的人应该来自湖北,也一样需要签承诺书,按手印。看他年纪应该是五十多岁,要按手印的时候他出离愤怒,开始大喊,说不可能给他们按手印,身份证号码和签字已经足够,按手印是要怎样之类,工作人员见状就赶紧说请对方理解,然后说那你不用按手印了,签字就行。轮到我时又让我按手印,我说我也不可能按的,她就让我签字放行。

放行时给了两个单子,一张蓝色的,需要回缴出口处的警察。回缴时,警察说你扔箱子里就行,我就扔了进去,非常潦草。还有一张白色的,我自己保存。

在平遥逛双林寺买票时,需强制在买票系统上传山西健康码绿码、行程码以及近 5 日核酸结果的截图。我也非常生气,觉得无比麻烦,我说身份证信息都给你们了你们还要怎样?对方又是一种淡然的和悦的表情劝我配合,他们也没办法之类。

平遥的行程是整个行程中体验最差的一站。

太原:冶峪站

我以为已经有了愉快的长风站的经历,应该会急速放行。但速度比长风站慢一些,过 ETC 时没有自动抬杆。我就用太原话问对方为何不放行,他说你等等,指着远处的屏幕让我看结果。我没看到时就抬杆了,大约是系统里已有一些信息录入,可能是大同那边弄的,但冶峪站不像长风站是大站,系统反应没那么快,但大约一分钟之内就放行了,还算愉快。另外,我讲的话是当地话,对方一听也就不会多刁难,也知道我是本地人。

回到家我开始计划去运城看永乐宫壁画的行程。山西南部值得看的古建、古寺其实非常多,最有名的除了永乐宫的壁画之外,还有「药师经变图」的出处临汾洪洞广胜寺。但是,看了下临汾和运城离山西略远,我又必须晚上回到家和父母吃饭,不能像在晋北一样随意自驾。于是我第二天起了个早,买了火车票和预定了运城的租车,打算当天来回运城永乐宫。但第二天早上我爸说,我的核酸可能过期了,查了下确实不符合上火车的政策,只好取消了火车票,改为当天去晋祠。

河北正定:石家庄北站

完全没人管,没任何查验的环节,我无比震撼。

进入隆兴寺之前,需要获取河北健康码绿码,可以进入景区。

河北正定-北京杜家坎站

路上遇到一次检查,但我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驶入了一个新开的车道,因而直接放行了,隔壁车道很多车都在排队检查。

在杜家坎站进京时,需要刷身份证,后查看核酸为 48 小时内阴性,1 分钟内放行。

最后总结一下:

总体来说,山西的防疫检测比较严格。我猜,如果驾驶晋牌车辆,可能免去很多麻烦。我应该开我爹的车可能会好很多。

基层的工作人员,尤其是县一级的高速公路出口的工作人员,有一种工作的使命感和神圣感,他们相信他们的工作是有意义的。但由于现代化技术运用不足,导致效率较低,但他们的工作态度极为认真。除了平遥站之外,山西内部的基层工作人员都还是较为nice,让人钦佩。

高速公路出入口承担着类似于「空港」、火车站的功能。但目前的还未搭建正式的建筑物来行使相关的功能,仅有若干临时房屋或棚屋。

最后,想走就走的旅行现在看起来已经不太可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