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必要记录(0)

记录于 2022 年 5 月 12 日。

静默与谣言(05, 12, 2022)上

很逗哈,这年代,好多文艺的词都被用到了谣言中。当它们再出现在一些通稿或通告中之后,通通变了味。真的求求了,不要毁掉更多的中文词汇。

记录一下今天的毫无意义的奔忙。

下午 2 点多,当我终于不停的振作精神,在午睡、发呆、上厕所、喝咖啡等一系「非必要」的浪费时间之后,我把自己逼到了工作台前准备工作一下午以解救自己的虚无感,这时候同事发来微信让我去囤食物。鉴于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我相信她的信息源,但立马我就怂了,我没有 48 小时核酸证明。这代表着我没有资格和权限进入商场和超市之中,我拥有这个城市的户口,我依法交税,而且我还是要去消费(花钱),但我寸步难行。

去山姆或者盒马的计划泡汤了,但我还有「附近」,于是我立马下楼开车去了小区门口的超市——主要是因为我知道我将买回来一大堆,但我提不动,所以开车去。

去了超市,发现超市没有查健康宝的工作人员,于是我就直接进入了。我刚进入超市的时候还没多少人,大概五分钟之后,小区的住户便汹涌而来,像疯了一样开始抢菜,最激烈的窗口是鲜肉窗口,根本没有什么先来后到可言,我这种太讲礼貌的人根本什么都抢不到。轮到我的时候,只能买到排骨和猪里脊,牛肉已经被抢购一空。我大概买了 350 元左右的菜、肉、水果和主食。我总觉得买东西的老板真的开心死了,像看傻逼一样。

一时间我也意识到这很大程度上并非空穴来风,同时这样疯狂的无意识又让我觉得这就是谣言。但人是无法和未知对抗的,我必须抢!

来抢购的人也有不少年轻人,应该是居家办公的社会中流砥柱;更多是大爷大妈,带着孙子孙女来抢购,他们岂非真不知人流汇聚之处对小孩来说非常危险?(小孩戴口罩真的不多。)

不过我羡慕他们可以有分工,目前我这个生活状态,和在美国的时候独自生活是一样的,就是我自己必须独自完成所有的生活任务,我觉得我就是个为生活打杂的,每天被生活操得披头散发的。所以我的生活过的非常敷衍,就是每天维持假装活着,至于在敷衍谁我也不知道。

从超市出来我决定去做核酸。昨天之所以没去做核酸,是因为开车去核酸点时无法停车,且排队人数较多。所以今天就需要步行去核酸。核酸点很神奇的设置在路口的荒地上,人们踩土地上。我真的是不懂,因为大概就在 300 米远的地方就有一个小广场和大片的空地,毕竟在中国大地,有空地的地方就有广场舞和大妈,为什么不去那个地方开辟监测点?那个地方停车也稍微方便。很显然,一切的设置都不是为了方便所有人,而是让所有人都感到难堪和窘迫。

在核酸点,紧邻着机动车的狭促的羊肠小道(下雨天会变成泥泞小道),两个窗口因而引出两个队伍,这个时候需要押宝:排哪个队对更快呢?这个真的无法预测,通常需要判断前面的老人和小孩的数量。老人喜欢闹事,小孩没有身份证,所以都会慢。随机选了一个队之后,事实证明我可能选对了,大概 20 分钟之后,终于轮到我了。我把身份证交出去,拍照,捅喉痛。这个捅的动作是我做了几十次核酸以来最为敷衍的一次,甚至都没有碰到我的喉咙。一切都像是一场讳莫如深、心照不宣的演戏,我为了拿到一个电子通行证,而对方可以通过数量来获取公民医保支付的酬劳,大家都在演戏,就跟上学的时候上 XX 课一样,真的一点都不懂为什么要学,但为了学分我要学;老师讲的我觉得连他自己也不信,但他需要讲那些。

静默与谣言(05, 12, 2022)下

回到车上,打开我熟悉的播客开始听。有大爷问我哪里哪里可以买车险?我也真的不懂,大概我会揣度每个人的恶意,真的不要低估陌生人的恶意——我大声告诉他:上网买!我猜他是要向我兜售保险。

然后我需要决定我是回家,把鲜肉放回去,还是去买更多。我想到家里储备的速冻水饺已经不多了,假设关个十几天,我真的会被做饭这件事烦死,真的需要储备许多速冻水饺才行——讲真,我在出国之前是不喜欢吃水饺,但在美国最饿的时候,真的最坏怀念就是碳水之王水饺!!!自那之后,我就确定了我最喜欢的食物是水饺了。

于是我开车到了喜欢的水饺店,让他们做好生的,然后我回家冻起来储备。但,停好车之后我觉得最可怕的可能不仅是食物的短缺,还有寂寞的陪伴忠实朋友:香烟!本来打算买两条的,买了五条,花了 1300 左右,今日单笔最大开销。

水饺店附近有个好吃的面食店。偶尔我想家的时候,就想要吃剔尖。取到水饺之后,我决定去吃面。但众所周知,最近帝都是不允许堂食的,但我也不怕,我有车啊!于是我去点了几道家乡菜,自取打包的话,最近可以打 9 折。老板不断向我声明他们多么善良,还给我打 9 折,我也不想接话。我失去了我所有的教养,我能活下去再说。

但,当我把买的食物拿到车上开始吃的时候,我就知道虽然吧店家也非常值得同情,但打包的食物大概是堂食饭量的一半,我也是无语到一定境界。当我打开面食的外卖包装开始吃的时候,另一个同事发来微信,说官方已经辟谣,不会静默、外卖快递不止。我管那么多呢,碳水就碳水,我大口吃起来,我的新车上飘荡着炒西红柿和炒肉的味道,真的玷污我的车。

回程的路上,我看到路边都是满载物资的人们,大家都在以自己的方式面对某种未知的恐惧——管它呢,先囤了再说。

但我还不能回家。虽然理智告诉我,我应该赶紧回家把鲜肉和生水饺冻起来。但我还是很担心 grounded 的生活,于是我决定绕道去公园,去看看平静的湖面和花期的终结,去嗅一下春末的空气以及凝望温柔的夕阳,当我45度角仰望天空的时候,我眼泪没有流下来,但我看到了头顶一架直升机在巡逻,我的眼泪差点流下来。

那种失去自由之前的恐惧,我决计在外面浪到我浪不动为止才回去。于是我开始后悔,买烟的时候为什么没跟老板揩油一支打灰机!!!

然后开始打开新闻仔细揣摩,像小时候做语文试卷一样阅读理解每一个字面意思。最初的通稿只是强调外卖快递不停,后续的公众号开始明晰「不静默」。我知道这三个字大概的意思就是还能出门,但真的不懂「静默」是什么意思。是说,像科幻片里面一样让人钻到什么机器里然后进入冬眠状态?

心情是难以平复的。在买了 1500+ 的物资之后,开始发愁的是怎么提到家以及怎么塞进冰箱。但人生就是这样,几个小时之前我还在计划要好好工作,傍晚去公园跑个步,以及要尽量好好做个人,后来就进入了某种无意识的「争取生存状态」。我们的成长过程中经历了太多这样的竞争,对这种资源贫乏的经验太熟悉了。

回来收到物业的微信,明天小区全员核酸。如果明天能出门且我的理发师还上班,我要去理个发。在乱世里不需要见人的时候,也要做个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