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名字。

发现了一个很有用的让自己减轻自我消耗的方法,那就是看宫崎骏的《千与千寻》。电影里不断重复着:不要忘记自己的名字。如果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就会忘记回家的路。

于是,我本来还在忙着出门去奔忙、去做很多言不由衷、自己也憎恨却当时觉得必须要去做的事情。当时我离开工业界选择来做学术,似乎是为了就是不去面对很多的复杂性,以及在复杂性里自己会控制不住局面而不得不异化的可能性。然而,当你是权力的相关方,你就无法逃脱权力对你的强奸。

暑假开头的时候我还在出门去「斗争」,看完《千与千寻》我就又强迫自己回到了每天阅读和写作的日子。日子枯燥的毫无生气,但心里很平静,像死水一样,但我觉得那潜藏在水面下的安静和幸福,是别人从表面看所无法理解的。

但是即使是从逻辑上很容易讲得过去的道理,面对「不公平」的时候,自己是很难真的做到置身事外的。你总是想要去捍卫自己内心的秩序。

然而更可怕的是,每个人当然都会有自己的名字,连我家的猫都有属于自己的名字,但我们说到的「名字」却不仅仅指一个称呼,是你想要成为的自己,你千帆过尽之后也想要去成为的人,你生怕这仅有的一生错付的那个很害怕失去的自己。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定义「要成为的自己」是无比艰难的事情。

我的慧根还不足,我做不到对很多事情保持千年后的观看角度,同时我又总是很贪心,想要的总是很多很多。

人生的复杂性却总在增加。

了解我的朋友都知道,从 2020 年疫情开始,我的父母,确切的说是我的父亲和我的关系发生一些微妙而本质的变化。两年了,我都没回过家。在任何关系里,只要有可以预测的难堪,我的第一选择都是当个鸵鸟,藏起来。

不过最近我的心态有了一些变化。或者说我认为我思考这件事情的角度应该发生一些变化。

最近我妈妈告诉我一些我父亲的事情。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非常生气,甚至是出离愤怒的。但我隔天醒来好好想了想,我觉得我不能用少年意气的方式去处理这些事情。我应该换一种视角,用一种「成熟」的方式来处理这些事情。

就像是媳妇当了婆婆,太子成为皇帝那样,我需要用一种更高阶的视角来看待现在我所真实面对的生存处境、和所谓的似乎还有那么点为赋新词强说愁的「人生的难」。

这时候我真的知道,所有我从李宗盛的音乐里所能获取的人生智慧都没有任何用处了。我在跟自己较劲。我需要学会平衡人生里的对与错,在是与非之间寻找那一直就存在的灰色地带,并且用一种能说服自己的方式去学会自处。

但是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个如此是非观强烈的人。以前比我年长的人都说那是幼稚,都说你有一天你成熟了就会懂得为何会需要灰色地带。当这种观念非常强烈的进入我的脑海,并且成为我认为我必须要去践行和完成的事情的时候,我的内心几乎是绝望的,但又有一种隐隐的得意。

那么我的问题来了,这是寻找自己的名字的过程?还是在不断的擦去自己的名字,忘记自己的名字?

我不知道。

但是我知道,我需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处理我需要去面对的问题,包括我和父母的关系,我和工作的关系,以及我和自己的关系。也许这也是一种人在中年必须和自己和解的任务。

可是「和解」这个词我真是不喜欢,不论多么悲壮,看起来就是「失败」了。我多希望自己永远那么勇敢和自信满满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