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人长久。

今天和小姐姐吃饭,临结束,她提出我们再去吃个甜品呗。那时候离商场关门还有半个小时左右。

当时我其实已经进入了有点瞌睡的状态。她的开场没有引起我的注意,她说她上次从我家离开开错了路,紧接着说,那天她生气了。

然后展开讲了讲。可是貌似她讲的有点激动,这个时候就进入了一些自我反思的过程,她立马收回去了,不想讲了。我这个人呢,非常懂得察言观色,这种场景之下一般不会 push 别人,于是开始了在那个话题的周遭游移,却仍旧没有获得突破。

这个时候,哈根达斯的抹茶味的冰激凌就彻底被冷落了。我忘了去吃抹茶味的冰激凌。

后来回到车上,我说我最近一直在反思,我是不是自从 2015 年那次分手,就进入了「建立关系」这件事的 PTSD 时期。我说你是不是也是。

「建立」什么样的「关系」呢?我想对我来说是所有类型的关系。包括亲密关系,和普通朋友关系。

我完全抛弃了 30 岁之前通过流行音乐的歌词教我解释世界的方式。但是也没有完全建立的完备的、自恰的、不会纠结的新体系。这才是所有问题的来源。

我曾经全身心的、不带任何怀疑的相信 L 老师和他夫人;我也第一次做到了「义无反顾」去爱。但是都失败了。那么什么样的关系是可以相信的?好的关系就不会出现了吗?

虽然逻辑上推理,这样的推理当然是站不住脚的。那么,我是害怕失败,害怕受伤吗?讲真话,我也不是。我就是觉得一切关系都很乏味,提不起兴趣。

我想感谢 w 博士。在我发生那么多轰轰烈烈以至于将我彻底击倒以至于抑郁的事情的时候,他没有消费我的故事,也不曾去将其当其当做社交谈资进行传播。虽然我们从根本上而言一定有很多很多的不同,但据他自己说,他是相信我的。我曾在豆瓣很煽情的说:「理解你的处境,懂得你的来时路又知道你要向何处去,相信你可以做得到。」这样的朋友关系,当然是最好的那种朋友关系。

当然很幸运的就是来到这个傻逼学校可以认识小姐姐。对我来说是什么呢?我也不知道。虽然我是个基佬,但我就是对这样的人感兴趣。我不是出于性别对谁感兴趣,就是简单的出于对一个「人」的好感而对她感兴趣。还好我很幸运,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

那么根本上是为啥呢?是因为她在这样傻逼的环境里的存在让我获得了自我存在方式的肯定并有勇气继续这样过人生吗?我想一定包含这样的成分,但我想最根本的、最简单直接和最感性的经验就是,我觉得这个人有趣,她和我一样敏感又多情,善良又诚实。我想和这样的人做朋友,就像我觉得自己也是不错的朋友,值得结交是一样的。

Besides, 自己进入了相对而言比较成熟的状态,自己去结交朋友的时候,和年轻的时候傻乎乎又很穷的时候心态、状态都是很不同的。当你遇到一个类似的阶段和水平的人,那种感觉和少年时期遇到能聊得来的朋友的兴奋是一样的。所不同的是,我知道我会做的更好,不仅仅是在不自知的情况下随便乱放箭以至于经常伤害到别人。跟小姐姐的谈话里,我经常觉得头顶电光石火,那种纯粹因为智识的交流而带来的愉悦,是人长到三十多岁的时候最美好的状态。

和她的交流里,我把自己最难堪的、难以启齿的、多年来不愿意也不敢面对的部分拿出来讲了讲。讲出来之后,发现也没那么难看、难以启齿,渐渐的可以像讲一个认识的熟人的故事一样去讲出来了。我在讲述的过程中,获得了对自己的理解和宽恕。也许,能把自己难看的、难以启齿的部分拿出来给一个人看,对现在的我而言,就像是找到知己一样的快乐。

人生走到 36 岁真的没有变的更加清明,反而多了更多的迷惘。以前的我可能会很想去解开这些迷惘,看看那些难懂的人生纹理下面藏着什么样的走向。现在,当我慢慢的把那些以为不敢面对的部分讲出来之后,发现其实真的什么也没有,也很幻灭的。我这么久藏着掖着究竟是在干什么?这个时候我发现,有些事情我不是那么想要去搞清楚了。或者说,我有想要搞清楚的其他的东西。我也要节省精力和时间去搞清楚那些我想要搞清楚的事情。

最近总觉得生命很玄妙。我不认为自己是个长命的人。在这第一次当人的人生里,我应该要把应该要完成的部分去做完。

那么今天比较遗憾的就是,送小姐姐回家之后,只想着太冷了、可能车停在路边会被拍赶紧走了。我应该把车停在随便哪里,管它冷不冷或者会不会被拍,跟她一起在深夜的路边一起抽一根烟。

我车调头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她在黑暗里,没有赶紧跑回家。我所需要做的,就是停下车,一起再跟她一起抽一支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