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 loser。

前几天半夜无聊刷 ins,无意中刷到几张熟悉的脸。但这种熟悉并不是说我们在生活中认识,应该说是“古早”时期的网友。认得脸,可能也在豆瓣彼此关注了,甚至大概率还给彼此留过言,然而似乎在人生阶段的推进和时光的无情流转中,如同风筝断了线。

但由于都是较早期的豆瓣用户,我想彼此之间还会有一些惺惺相惜。毕竟社区的形成不是完全依赖于技术的设置和世界观的构建,还非常大程度的依赖于这个社区中的居民。我们很小的时候玩豆瓣的时候,大家都还很小,很年轻,价值观念还没成型,从彼此身上可以看到对方的照影,一定程度上我们当时形成对当时的自己未来的可能性的设想和期待的时候,受到了彼此的影响。

我突然想到我前些年豆瓣简介还在写,大约想象美好生活是,“访学、去枫叶国结婚、周游世界”,呕。

古早的豆瓣友邻很多都不玩豆瓣了。当然并不难以想象他们离开豆瓣的原因,但留下来的人会有一种错觉,别人都在不断进步的发生生活和人生阶段的种种变迁,我却一直在原地踏步;就像,别人已经从单身公寓搬进了别墅豪宅,你却还在贫民窟挣扎,那种感觉并不好。

我看到 ins 上他/他们,抱着小孩子。很显然那张脸已经不是年轻的时候少年的、清瘦的、刀割般的脸,不管如何努力岁月还是会在美人脸上留下它爬过的痕迹,但人总是傲慢的以为自己能胜过岁月。让我震惊的是他/他们怀抱的小孩。很显然那是代孕的小孩。这代表他/他们一定赚了不少钱,或者本来他们就出身富贾,这是一种太正常、太不出乎人预料的结局了,似乎就是我年轻的时候特别期望自己能过上的生活。当然对比之下,自己彻底成为了大型 loser:不仅一把年纪了还形单影只,还没有赚到足够的钱住进大房子;当然不仅代孕这件事需要很多钱,能够做出代孕的这个决定,就代表他/他们拥有足够的资源、自信等来带给小孩的足够美好的生活,自己也能有足够的时间、精力来带小孩。说真的,就算我拿的出代孕的钱,后者,精力、时间以及会让一个小孩幸福长大的自信,我是万万没有的。

这样对比之下,当然自己又是毫无进步,甚至可以说把一手本来就不太好的牌,打得更加稀烂了,就是我。

可是我此刻所感到的隐隐不适,除了被不下去的酸葡萄感受之外,还有什么呢?我想就是那种“be gay, be fabulous!” 的进步主义、奋斗逼式的价值观,也算是裹挟了我的整个青春时代——你要有稳定的伴侣、你要有一份日常不错的工作、你要有房有车、你要有自己的小孩,干嘛?传宗接代?是的,这一整套价值观,不仅在宣誓我的失败,甚至似乎是照搬异性恋世界的基础模式——如此你才能被主流世界所接受,如此你才能不枉为一个 gay!你要加油,你要奔跑,你要被接受!被谁接受?被你想要获取肯定的一切,这里面还包括 gay 圈的鄙视链,你想要被更“高级”的圈子接受,你就要适应他们所提出来的规则。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