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虽千年能变化。

最近几天,或者说六月以来,我跌跌撞撞、起起伏伏经历了好多事情。

最终让我内心无比挣扎的其实还是:我自己无比不喜欢「不扎实」的东西,但由于一些功利的原因我不得不暂时逼自己把自己还没准备好、没能够达到自己标准的到东西交出去,由此我每天做噩梦、每天傍晚去公园跑步然后说服自己,好艰难。

有时候会开玩笑说自己「没有才华」,然后非常难过。但我知道,我想做的事情,给我时间,我愿意用自己的没有才华的脑袋把它做成自己觉得还不错的样子,但是时间和世界都不等我。

我憎恨自己是个 loser 的样子。当然我更加憎恨我的才华配不上我所拥有的荣誉。我想慢慢来。我准备了五年了。从我毕业的那一天,我就想要拥有勇气来面对我自己糟糕的博士论文。可是我总是没有准备好。

当然我对某些机构的文件永远抱持怀疑态度,我不信官僚的单位能为我做什么换位思考,或者来保全「弱者」利益。我的生存处境让我必须强悍。我谁也不能信,我连我自己也不信。

然而这些都还是「能解决的事情」。好多事情是无法解决的、我永远无法做好准备的、我再怎么努力都无法达成的。每当我意识到我自己父亲的无能的时候,就仿佛只能愤怒的对自己,仿佛那就是我的未来。

我多么害怕我变成他那样。然而我的每一天的无能、没有才华、懒惰、自以为是都让我觉得,似乎,我再怎么努力,都只会走向他的那个方向。

但有趣的是,我终于将自己从抽象的北京的我自己和乡土的、失败的我自己连起来了。我在豆瓣说,自己的出身就像那个想要藏起来的尾巴。我真的一度以为我藏起来了,我藏得好好的,我用了好多力气来欺骗自己这件事情你真的做到了!但这个六月,我的一切努力都像皇帝的新装那样现形了。对哦,我曾经还特别文艺青年的时候写爱情,白娘娘说「我虽千年能变化」……这句自我怜悯的爱情处境被我带到了中年的人生境况了,我没办法和任何人平和的说起我的处境,我知道没人能理解这件事的尴尬和肮脏。因为,那条尾巴就是会不经意的,时不时地跑出来提醒你一切都是徒劳的,但是你知道吗?我每天的每天,还是想要把它藏起来,这就是我现在活下去的动力。

爱情不再是遮羞布了。我不再拥有那样的梦想和幻想,因为我知道它无法解决我「尾巴」的问题。我的问题在于我自己。当然我的希望也在于,我还拥有我自己。

无法说出「自己选择的跪着也要走完」这样豪情壮志的鬼话了。我确实是每天都在跪着走完,我只看到自己鲜血淋淋的膝盖。我这样跪着走路也不是为了有一天能站起来,不过是,我还不想死去,就只能咬牙继续坚持下去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